“如果有一天你也放弃了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”|给往日的恋人写封信_艾小男

“如果有一天你也放弃了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”|给往日的恋人写封信_艾小男
原标题:“如果有一天你也放弃了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”|给往日的恋人写封信 又是一个毕业的季节,许多同学却不能见面道别。双雪涛小说《聋哑时代》书写一段少年的故事,为我们回不去的校园生活,做了一段珍贵的记录。 你是不是也有一个叫霍家麟的朋友,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聪明、贫嘴,会在课堂上不以为然笑嘻嘻地顶撞老师,被当成拖整个班后腿的害群之马,但他总和你一起踢球、并且一次次把球传到你的脚下? 你是不是也暗恋过一个喜欢穿白衬衫的女孩,还偷偷地帮她整理装满情书的抽屉,上课时老忍不住回头再看她一眼? 你的暑假是不是也有一部看吐的电视剧,每年都会无休无止循环播放,成为课堂上大家无聊的谈资? …… 理想君反复考虑如何开始今天的故事和话题,吸引大家看下去。推倒又重来,尝试以双雪涛作品中的文字来串联。 毕业工作的你,是不是曾有或正经历这样的时刻: 一段时间里,每当黑夜降临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很多人。我的亲人,曾经的同学,朋友,同事,我的爱人,还有我听说过而不认识的人,他们中有的已经死掉,烧掉,摆起来或者埋下去,我曾经发誓要记住他们的样子,他们的声音,他们的气味,可是就像是人生中的大部分时光一样,你越是想要达到你的愿望,上天越是捉弄你,让你离你的愿望越来越远,我越想记住他们,我就越在篡改关于他们的记忆,在脑海里把他们改得面目全非。 我知道无论我多么努力,真实的活生生的他们已经不属于我,无论我以为我的记忆多么栩栩如生,他们都已经彻底地消亡,离我远去 ;他们中有的还在活着,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人世间行走,呼吸,说话,吃饭,做爱,睡觉,死亡离他们那么遥远,好像和他们这一生无关,可死亡其实已经潜伏在他们的灵魂,那些看似正常地规矩地理直气壮地生活着的人,在我看来,有些人已经疯了,有些人正在一点点死掉。按照别人要求的那样思考,谈论所有当下流行的话题,很快便掌握了网上新造的词汇,卖弄自己并不牢固的幸福,自以为是地与人辩论,虚张声势的愤怒,发自内心的卑微,一边吵闹着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世界,一边为这个荒谬的世界添砖加瓦,让它变得一天比一天荒谬。 从我们走进学校那一天起,老师试图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道理就是听他们的话,他们告诉我们在哪里挖,我们就要一直挖,一定会挖出一眼泉水。到了我们快要三十岁的时候,我发现很多人还在挖,没有泉水的预兆,可很多人已经跌进自己挖的深坑里。 (双雪涛《聋哑时代》) “我”(李默),也有双雪涛真实经历的投射,他借李默之口表达自己为何选择写小说:“虽然后来我发现写小说挣的钱比接传真多不了多少,可我知道就算是写下去我要饿死,也要写的,只有写作的时候我才能喘气,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,原来我呼吸是为了干这个。” 小说讲述七个凌厉的少年故事,是关于成长路上的疼痛与代价,关于那些远去的人,朦胧的爱情、年少的挚友,关于少年的锋芒如何陨落黯淡,向平庸的现实妥协,关于一个人如何在荒谬的世界孤独地长大,一一交出自己最心爱的事物。 不在此一一细述故事,选取《她》中片段。她,艾小男,是那个让你回忆起来美好又疼痛的一段爱恋。学生时代,当我看见喜欢的艾小男和武恺从卧室里走出来(其实是误会),打开日记本的锁头写下:1998 年 11 月 6 日,天气,晴,有微风。今天,今天是我生命里,最黑暗的一天。 毕业后,我在广告公司谋得一文职,每天的工作只是接发传真。有一天,重逢艾小男,我们在一起了。我辞职写起小说,感觉自己终于不再是无赖了,在活着。 两个星期之后,在我去探望霍家麟之后不久,她(艾小男)挎着包走出我的家,我还不知道这将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她。她没有说要去哪里,只是说要出去转转,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,就买点回来给我。我说,我和你一起去吧。她说:不用了,你最近太累了,在家睡一觉,醒的时候我已经回来了。 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午夜,她还没有回来。我担心起来,拿起她买给我的手机,一个硕大的吵闹的山寨机。没有她的电话,只有一条短信,很长,被手机分割成了几段 : 小时候,就在这个房间里,我对你说过,我心底有个大洞,装多少东西都装不满,现在我们长大了,我又遇见你,我以为只有一个你,就可以把这个洞堵住。我还是不行,我比那时候还坏,我不知不觉,已经和别人一样,变成了自己以前厌恶的那种人。 在你面前的我是最好的我,但是不是真正的我。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常常回忆初中的事情,那时候确实痛苦,你把那时候的痛苦当作一切的痛苦,我不想告诉你,和现在相比,那时候的痛苦太单纯。只有一个目标,成王败寇,付出就有收获,现在可不是这样,就算你付出很多,就算你对一个事情特别热爱和坚定,只要你是弱小的,纯粹的,天真的,生活还是会伤害你,毁灭你。 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去生活, 如果你不把你的灵魂交出去,它就消灭你的肉体。我终于认清了这个道理,活着就是一种交易。 我不想骗你。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儿,算命的说今年就应该结婚,否则会有坏事发生。亲爱的,爱情一生只有一次,好多人一次都没有,我觉得值了。我们的爱是唯一的爱,谁也夺不走,无论我们以后变成什么样的人,我们的爱都属于我们。 你要好好写作,好好照顾妈妈,好好生活,也许你曾经以为你已经和别人一样平庸了,其实不是,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人,你以为你已经放弃去思考了,其实你一直在观察和思考,从没有停止,你一定可以做些不凡的事,你的内心比你自己想象的强大,和我们不一样。如果有一天你也放弃了,千万不要让我知道。 我爱你,你是我唯一爱的人,唯一爱的人,保重。 手机响起来,是她的号码。我跌跌撞撞跑过去,接起来,喊道:你在哪里?在哪里?你跑到哪里去了?说完我发现我身上抖个不停。她沉默了一会,平静地说 :我今天登记了。过几天,我就要跟着他去别的城市。我说:你忘了,没有人比我更爱你。她说:我知道,但是爱情只是婚姻的一部分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我平静下来说 :再过十年,我们也许还会重逢。到时候我们还吃必胜客。她笑笑说:这个十年跟那个十年不一样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不要再把我灌醉了。我也笑了说 :只要你不要酒喝就行。她说 :那就2021年1月22号见吧,如果那个必胜客不在了,怎么办?我说:无论那个地方变成什么,我都会站在那等你。她说:拉钩。我说:拉钩。她不笑了,说:我放了一样东西在你书桌右面抽屉的最里面。再见了,李默。我说:好,再见了, 艾小男。 放下电话,我拉开抽屉,在最里面找到一只干干净净的白袜子。 袜子里面有一把小小的钥匙。 …… 我和艾小男的故事,很多读过的读者朋友,为之心疼落泪。仿佛自己有过的爱恋,有过的想象与期待,有过的回忆与现实的纠缠,在这故事里,都能找到共鸣。而当我(李默)写下故事,就再也不会被打败了。 我写下这部长篇小说的第一行字“小学毕业的时候,是1997年的夏天,和之后每一次毕业一样,炎热而干燥。”在这个时刻,我发现他们全都回到我的身边,无论身在哪个角落都要 把球传给我,看着我吃各种颜色的冰激凌,搂着我的脖子,长发盖在我的肚子上。我以为已经远去的他们,我无法准确记起的他们,原来用他们的方式一直待在我身边,从没有把我丢下。 而小说的最后一行字,也就是那个光明的结尾也已经在我的脑海里。 我应该再也不会被打败了。 (注:这篇文中的“我”,是模拟《聋哑时代》中的人物“我”) 互动话题“给往日的恋人写封信” 参与方式:可以直接留言写给Ta,也可以发微博加话题#给往日的恋人写封信#,同时@理想国imaginist。我们会精选收藏你的故事。选取五位,赠送《聋哑时代》。 一段珍贵的记录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